你的位置:12 > 行业资讯 > 古代的粮食政策法规

行业资讯
古代的粮食政策法规
发布日期:2021-08-15 15:05    点击次数:99

历代政府粮食管理机构的名称随着政权更替多有转折,但其职能大体很是,司职官员的称谓与品级,在差异朝代也有着差异的规定。

远古时期的后稷,是我国历代粮官的首祖。秦汉时期的治粟内史(大司农),是朝中的九卿之一,为管理全国粮食事务的最高官员。隋朝由民部尚书管理全国粮食。唐朝由户部掌管全国钱粮,户部尚书为朝廷正三品官员。之后,历代都因袭唐朝,由户部尚书或侍郎执掌全国田户、均输、钱谷之政令。明朝管理粮食的官员,先后称为度支、司元太常伯、地官尚书等,后恢复为户部侍郎,为朝廷四品下官员。清朝管理粮食的官员,称为尚书,别称司农。

走为“治国八政”之第一政,历代统辖政府都制定了一套较为详细、系统有效的粮食政策法规,综相符首来主要有五个方面。

重粮贵粟方面

春秋时期,周庄王十二年(公元前685年),齐国管仲改革内政,变法图强,提议了重农抑商的政治主张和治国理念,制定了激励发展粮食生产的各项政策制度。《管子·牧民》开篇即讲:“凡有地牧民者,各在四时,守在仓廪。国多财则远者来,地辟举则民留处。仓廪实则知礼节,衣食足则知荣辱。”《国策·赵策一》中记载:“甘露降,风雨时至,农夫登,年谷丰盈,多人喜之。”

古代的粮食政策法规

战国时期,魏国李悝为相,致力改革,大力推走“尽地力之教”,鼓励粮食生产。当时魏国农民每亩地可收益粟米一石五斗左右,伪设多投入一些处事和相关配套措施,每亩地即可增收粮食三斗。这样每百里地以耕地600万亩计,每年可增收180万石粮食,千里就是1800万石。农民粮食多了,政府的税收能够得到保证,既能够养兵,也能够备荒。增产丰收,富国富民,是当时李悝在魏国推走政治改革的厉重大事。

秦朝商鞅变法,重农抑商、奖励耕织,打消井田制,履走授田制,推广土地私有,从法律上必定了封建土地私有制度,促进了粮食产量迅速增增。

汉代“文景之治”,大力推走晁错“贵五谷而贱金银玉”的施政主张,照样履走授田制,“损有余而补不敷”。以“粟者,政之本务”的治国理政思想,推走轻徭薄赋,免除田税长达12年,多策兴农、贵粟蓄积,孕育平安。

北魏、北周、北齐及隋唐时期,均履走“均田制”和“租庸调制”,减轻税赋,鼓励粮食生产,保证农民得到息养滋长。

北宋中期,王安石变法推走农田水利法,鼓励垦荒和兴修水利,改善生产条件,扩大粮食生产,仰高粮食产量。

明朝,张居正推走改革,于万历六年(公元1578年)最先清丈全国各类野外,共核实全国耕地面积786万顷,比前朝弘治时期多出300余万顷,豪强遮盖的土地被清查,纳粮当差,增增了国家收益,减轻了农民职守,并联相符了全国亩制,相反了官民田的税则。在此基础上最先施走“一条鞭法”,使国家经济状况大为益转,“太仓粟可支十年,囧寺(太仆寺)积金至400余万(两)”。

清朝,康熙履走更名田,其后雍正履走摊丁入亩和地丁银制度,鼓励垦荒,增增粮食生产。

民国时期,实走了政府投入和补贴政策,推走了土地制度、赋税制度等和鼓励粮食生产的各项政策措施。

粮食储备方面积谷备荒是我国的卓越传统,历代都把粮食储备与国家安危民生温饱紧紧相关在一首,制定了一套备战备荒的有效制度政策。储备粮食的官民仓廪种类多多,对于救荒施舍发挥了主要作用。早在西周时期,人们就对粮食仓储的主要意义有了极深刻的认识。《礼记·王制》中论述:“国无九年之蓄,曰不敷;无六年之蓄,曰急;无三年之蓄,曰国非其国也。”

古代的粮食政策法规

《管子·轻重甲》曰:“天下有病,则积藏之粟,足以备其粮。天下无兵,则以赐贫甿。”由此推走粮食储备,备战备荒。

西汉晁错从国家益处的高度阐述粮食储备的主要性:“夫腹饥不得食,肤寒不得衣,虽慈母不能保其子,君安能以有其民哉。”并上简朝廷颁走“务民于农桑薄赋敛,广蓄积,以实仓廪,备水旱,故民可得而有”的政策。

唐玄宗开元二十七年(公元739年),朝廷制定法令,命全国深化粮食储备,保证国家和民生的需要。

宋元明清各朝都制定了仓库律和厩库律,落实国家的粮食储备,以保证国计民生之需。

民国时期政府也推走了各种粮食储备的政策措施。

粮价调控方面

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记述了春秋晚期的政治家计然的平粜理论,推走以粮价调控进而限制整个生产流通的政策,巩固政权。同时,他还提议平籴政策,使粮价安详在相符理水平,兼顾生产和消耗之间的益处。

战国时期,李悝提议了行使经济杠杆消解“谷贱伤农”和“谷贵伤民”的概念,迄今已有2500多年。丰收则谷贱,歉收则谷贵,李悝对此提议了“取有余以补不敷”的主张。履走“平籴法”,平抑粮价,丰年由政府平价收购农民的余粮,珍惜农民益处,不致“谷贱伤农”;饥年,政府平价卖出粮食,珍惜非农人口的益处,不致“谷贵伤民”。此法有效地防止了囤积居奇,有利于安详小农经济。公元前75年,汉昭帝元凤六年,三辅、太常谷贱伤农,命平民缴纳菽、粟,以当赋税。这样,两头安详,社会安详,国家得以太平。

古代的粮食政策法规

汉武帝时,桑弘羊履走“均输法”和“平准法”,通过市场吞吐,调节物价水平,国家财政从中受益,收敛了巨商富贾囤积居奇。

汉宣帝时,大司农中丞耿寿昌创立“常平仓”,通过粮食籴入粜出,用经济手段调节供应粮价的崎岖。

唐中后期,刘宴履走“常平法”,遵命各地粮食丰歉情况,及时进走余缺调剂和价格调节,在丰收的地区用较高价格籴进粮食,在歉收地区用较低价格粜出粮食。

施舍救灾方面灾荒从来都是人之灾、民之荒。走为社会生活的一个主要片段,它对千百万人民群多的生存带来重大而深刻的影响。自公元前528年楚平王推走息养滋长政策、宣布养息民力的举措最先,为消灾减祸,历代都创立并推走了一系列为哀鸿立命的有效荒政,在历史上有着奇怪的地位和意义。这些赈灾救灾制度,主要有三种现象:官方走政手段、市场调节机制、动员民间力量。救灾就是在发生灾荒时,由政府出面施舍;济贫就是对因天灾人祸造成可贵的灾民,政府施舍配相符其渡过难关。公元53年,汉光武帝建武二十九年,政府对鳏、寡、孤、独、疾、贫不能自存者,每人给粟五斛,施救于危难之际。同时,官府和民间都履走“以丰补歉”、先贫后富的赈贷原则和赈灾机制。

古代的粮食政策法规

调粟济民。将余粮地区的存粮危险向灾区调运,以解决灾区缺粮题现在,这是古代粮食救灾最常用的措施,也是成本最低、收获最益的手段。元代泰定帝二年(公元1325年),颁发《救荒活民书》于各个州县。清乾隆时期,乞求各省必须对荒歉的邻省给予对口支援,否则,相关的各级官员都将受到响应的惩办。清朝汪志伊在《荒政辑要》中一再强调国家施舍灾民的主要性,认为益的政府应该做到“有荒岁,无荒民”。

外侨就粟。古代的交通运输能力有限,短时间内不能够实现区域间大批粮食调运。走为暂时急救措施,由政府组织灾民暂时迁移到余粮地区生活,避灾就食。灾情过后,再将灾民迁回祖籍恢复生产。

平籴施舍。是在灾荒之年低价售粮给灾民,在灾区供应平价粮食,防止粮价上涨。例如,唐代天宝十三年(公元754年)秋,关中地区不息下了两个多月大雨,京城长安物价暴贵,城中居民大多缺粮乏食。于是,朝廷急令调太仓米一百万石,低价出售,以济贫民。清康熙四十年,截留楚省漕粮四万五千石,分发淮安等处,平籴,以利饥民。

施粥居养。粥厂施粥是一种应急救灾手段。据《礼记·檀弓》记载,有一年齐国遭遇饥荒,富人黔敖自备饭食,置于道旁,以施舍饥民。这是我国历史上最早见于史籍的民间赈灾施食记载。施粥在汉代已经成为一种遍及的救灾措施,到明代表现了“粥厂”这样专门从事施粥的机构。不息持续到近代,各地还有赈灾施粥的慈善组织。

居养是指对灾民进走暂时收容寄养。灾荒之际,各地创立暂时或固定的机构,如居养院、安济院、福田院等,对灾民进走收容施救。据南北朝时期的《南史》记载,齐武帝永明九年(公元491年),“都下大水,吴兴偏剧。子良开仓赈救,贫病不能者,于第北立廊收养,给衣及药”。居养制度历代时有兴废,断续沿延到民国时期。

蠲免赈灾。灾凶年国家实走赈灾安民的措施:一是发放钱粮;二是免除灾民的税赋徭役,不让老平民纳贡交皇粮即蠲免。蠲免制度分为三种类型,即灾蠲、民欠蠲和普蠲。

《周礼》是一部记载西周典章制度的古籍,在《周礼·地官大司徒》中提议旨在“聚万民”的荒政制度,即采取在灾年贷给民多粮谷,减税缓刑等举措,纾解民困施舍灾民,以达到养民惠民的收获。

《汉书·元帝记》中“有可蠲除减省,以便万姓者,条奏毋有所讳”的记述,《后汉书·卢植传》中也有“宜弘大务,蠲略细微”的记载,足以外

Powered by 12 @2013-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